acarn1910

裴洛【黛雪】02

方才说话的上官博玉正是那吕洞宾的三弟子,颇通道家炼丹之术的“灵虚子”是也。因其身世之故为人低调万分,不曾出过纯阳宫半步。即便在商量教中事务时,他也几乎从不发言。纯阳弟子都道他孤高冷漠,不理外事,而他们几个亲近的师兄弟却知道博玉乃是面冷心热之人。他自幼聪明过人,如今主动来请,所商之事定然非同小可。
“祁师弟也随我一同看看彦儿罢。”
祁进冷哼一声,却也不好在诸位弟子前驳了掌教师兄的面,只得硬着头皮随他前去。谁知刚推开老君宫门,就见楼彦浑身是伤地跪在面前。
祁进虽是对谢云流极为痛恨,更捎带恨上静虚一脉,但楼彦终究还是纯阳宫弟子,还未及做出那叛教出逃的大逆不道之事,何人就敢伤他至此?!这真是狠狠折了纯阳宫的颜面!
祁进自是为楼彦不忿,奈何他理智不在,情商感人,说出口的话除了讥笑便是嘲讽。跪在前面的楼彦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白,最后只得朝李忘生等人磕了三个响头。
“事到如今,弟子也不怕把话说明。我们云流一脉,在教中受了多年欺侮,虽不说怀恨在心,但确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在五脉弟子前抬头……”
“你…!”祁进本欲发作,却被于睿拦下,“彦儿向来通明事理,你且先听他把话讲完。”
楼彦虽面上不显但心中感激,继续道:“昨夜突然有一神秘人找到我与师兄几个,说是奉师父之命前来,要我等跟他去,还拿出师父的信物。我等便想,此人即便是假,也定知道师父之事,便想追他而去。谁知半路杀出许多神策军,眼看就要追他不上,我便让师兄们先走,自己断后掩护…若非高剑师兄及时出手相救,我恐怕在劫难逃。”楼彦有些呜咽,却蓦地抬起头直视李忘生,“争斗中我听见神策军说那帮黑衣人竟是东洋之人!师兄口中师父光明磊落,若要真寻我等必是亲身前往。那些东洋人素来阴险狡诈,寻我师兄弟定是有所图谋!而大师兄已然随着黑衣人往飞仙桥去了,我恐怕他们有难,还请掌教师叔速速派人去寻!”
说罢,楼彦伏地不起。李忘生心中大惊,忙支使高剑带冲虚弟子前去支援。而于睿听完,心思更是百转千回。
云流师兄座下四弟子,秉性各有不同。大弟子洛风俨然是静虚一脉人的主心骨,也是云流师兄心头所爱,他能庇护静虚多年定然能审时度势。二弟子张钧虽易发怒,但在洛风面前也还算得稳重。三弟子萧孟性情天真,多为师兄弟所护,但也并非不明事理,不通关窍。
这三人若发现事情有异,必不会让小人占了便宜!怕只怕有人故意挑拨离间,从中作梗,使纯阳祸起萧墙。若云流师兄与我等决裂,教内又因此大伤元气,恐今后有难纯阳只得束手就擒!于睿越想越深入,愈想愈心惊!纯阳宫内本就对大师兄之事讳莫如深,她也仅从师父与掌教师兄的交谈中窥得只言片语,似是与那废帝有关。若真是如此,那这背后之人怕是图谋甚大!既已从武林下手,估计非要闹个天翻地覆,否则誓不罢休……
众人在老君宫各怀心思,一时无言。不知多久之后,突然一声高呼传入殿中。
“师父,弟子无能!”
只见刚刚奉命而去的高剑进殿便跪在地上,神色之间异常悲痛,“弟子去晚一步,飞仙桥已断,洛风师兄下落不明……”
“什么?!”众人霎时变了面色,楼彦更是神情恍惚,摇摇欲坠。
这飞仙桥是个什么地方?
华山乃五岳之一,有东西南三峰鼎峙。势飞白云,影倒黄河,人称“天外三峰”,其险,其高,其绝乃是天下之首!其东峰名叫朝阳峰,峰顶有一平台,飞仙桥便建在此处!因居高临险,非仙人不得过,遂名之为飞仙。
此桥下便是悬崖万丈,落下去当真是尸骨无存!

纯阳宫里为洛风三人生死忧心数月暂且不表。距离华山百里之外的万花谷近日来竟也发生了些怪事。
万花谷坐落在群山之内,悬崖峭壁之中,是个清净避世之地。谷内有晴昼海,奇花异草于日光下呈七彩流离之状。在花海东南处有一颗古树,此树高三十余丈,半边树身损毁,焦黑难辨,另半边却枝繁叶茂,生机盎然,真是好生奇特!谷中人称其为生死树。
这生死树本是花海之源,下有暗流,蔓延谷内,是谷中命脉所在。可昨日万花弟子曾天河却发现有东瀛武者在此投下死毒,端的是凶险异常!所幸其师裴元医术高超,将毒尽数化解,这才免去一桩祸事。
说起化毒的裴元,乃是药王孙思邈首徒,医术精妙绝伦。长的也是风姿俊朗,儒雅风流,因此为谷中诸多女子倾慕。
裴元有一师弟名唤阿麻吕,是日轮山城城主山崎藏人之子。因着他的缘故,裴元对东瀛之事颇有了解,一眼便认出那些黑衣蒙面的东瀛武士本是一刀流弟子。
一刀流全称中条一刀流,为叛逃纯阳的“剑魔”谢云流所创。此人身上所负,不忠,不义,不仁,不孝,为世人不齿。
“但他冠以吕祖道场之名开门立派,可见仍是挂念师徒情分啊。”阿麻吕小声争论道。
“那又如何?”裴元抿了抿嘴,不以为然,“同门学艺,师兄弟如手足,师父如亲父。为一己之生欲,残害父母手足,纵有悔悟,终究是覆水难收。此人纵有天赋之才,秉此心性,只怕遭人利用尚不自知!若是成就心结,日后于武功大道上也将难尽寸步。此事不再多说,你且看这是何物。”
“剑圣埋剑图?!”
裴元略微点头道,“天河从黑衣人身下发现此物,不过还需由熟识弟子辨认一番才可定论。”说着招来弟子遣他朝水月宫前去。
“我若估计得没错,只怕是有人故意要将祸水东引。我万花谷避世已久,此等大事还需提早向谷主秉明才是。”

☆*☆*☆*☆*☆*☆*☆*☆*☆
裴元师兄总算登场了!这里发表的对谢师伯的意见其实是我想更客观地评价而故意放上去的……虽说也挺符合我对裴元的性格设定的,但师伯粉们请不要迁怒裴大夫本人(>人<;)
用两章的篇幅只写了前30级的内容也是挺出乎我的意料的,想把人物表现得更真实一些。不过下一章对寇岛和日轮山城的描述会简明扼要,主要是制造裴洛两人的第一次会面ヾ(^▽^*)))宫中会开始一点,希望大家还有耐心看下去。

评论(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