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arn1910

【裴洛】黛雪03上

万花谷遗世独立,据传只有一条隐秘隧道可以通达。江湖人心险恶,世间云诡波谲均为周围天险所阻,真真是个世外桃源之境。是以谷中隐居了不少奇人逸士,谷内诸多弟子也不愿搭理江湖俗世。求医之人若有函帖,经迎客使从谷口凌云梯而下,朝西南走即可见一湖如坠星子,是为落星湖,“活人不医”便居住于此处。

“活人不医?”听闻此名,金昀不禁咋舌,“素闻万花谷有‘活死人,肉白骨’之能,莫不是天下间真有这等奇人?”

“若真有此术,违天理顺人欲岂是常力可及
……”洛风略一沉吟,“多半只是此人医术高明而性情古怪,世人以此称呼罢了。”

“哈哈,好一个医术高明而性情古怪!我师兄的个中情怀怎是世俗之人所能领会的?”就在洛风师徒二人说话时,山涧中呼地飞出一道鸦青色身影。定睛再看,只见来人指尖聚有混元气劲,袖袍翻滚间似有银色纹路浮现,正是个万花弟子!

“在下万花迎客使,不知二位道长所来何事?”

李东流虽面上挂笑,却一直暗中打量。左边那小道姑持剑略有气势,不过根基尚浅不足为虑。倒是她旁边那位面色发白之人,虽身负奇毒,但周身剑气萦绕不散。可想当剑气鼓烈之时,蓝衣白袖无风自动,飘飘乎能问道寻仙之状。不过眼下这幅愁云惨淡之相,估摸着却是被迫寻医问药来了……

正思虑间,只见那小道姑向前一步稽首,回道:“小道乃纯阳宫三代弟子金昀,今奉掌教师叔祖之命,随家师前来万花谷请教药王老前辈。”说着取出书信与他,“还烦请迎客使转达。”李东流暗中赞许, 别说这小道姑看上去虽然年龄不大,但待人接物倒也还算熟练。

他接过书信,手上琢磨片刻,心下便已了然,遂抬头对二人笑道:“还请二位道长稍等片刻,这就把此信寄出。”

“那便有劳。”洛风朝他作一揖,“先前姑妄之言,还望海涵。”

李东流摆摆手却是混不在意,笑道:“万花谷本就为隐逸之地,世间之人嬉笑怒骂却与我等何干?师兄为人光风霁月,比某更心胸豁达。道长言重了。”说罢圈起手作哨子状,不多时便飞来一灰羽巨雕衔信而去。三人遂顺谷口山路而下前往三星望月。

“裴叔叔,可是岚儿姐姐回信来了?”宇晴见着羽墨雕停在落星湖,忙放下手中物事朝裴元走去。“还在忙什么?要不要我帮帮你?”

“是些谷内的闲事。”裴大夫见她又要来帮倒忙只得打趣道,“你啊,还是去照料那些花花草草去,免得再叫我这个大夫给你医花。”说罢在纸上添了几个字,折好后连同信件又叫大雕送了出去。“正好你前阵子一直吵嚷着要见你孙爷爷,不如就带着你后院新栽的花苗去看看他老人家吧?”

“太好了!不过你可不许在爹爹面前说我偷懒哦。”宇晴鼓起一张包子脸看着他。裴元对小孩子没辙,只得连连答应。

这宇晴乃是万花谷谷主东方宇轩的义女,据说来历也颇为神秘,但平日爱弄些花花草草,看上去最是小孩子心性。裴元朝她背影望去,盼她东走西瞧,慢些去才是。

“师兄倒是不着急。”屋后显出一身形,径自坐在石台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来人长发披肩,宽背窄臀,虽说身高方面不甚完美,不过也算是个风姿飒爽的英俊人物了。

“本就不是我的事,我急什么?”裴元冷哼两声,惹得阿麻吕大笑。他这个师兄着实有趣,明明世事洞明有济世之才,却偏要隐于谷中说甚么活人不医。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从来让旁人摸不清心思,可又在医道一途心诚了个十足十。此番纯阳来客估计让他把这些江湖事摸了个七七八八,真是让他这个亲身经历才略通一二的人比得没脾气。阿麻吕此次归来,也算是解了执念,这些糟心事不如都抛给他师兄来想。
……
“你说你在日轮山城见到谢云流?”裴元执杯略一停顿。

“没有正面碰见,我前脚刚走,后来听说的。”

日轮山城本是大唐和东瀛商业中转的岛城,城中宿有两派——保守派和斩左派。保守派主张以日轮城为要地,发展日唐商业贸易途径,拓展海外航运和商业资源往来,用以富国。斩左派则较为激进,主张海外扩张和军事商业手段,同时对中原丰富的资源虎视眈眈。
日轮山城城主山崎藏人被源明雅所杀。保守派失去了靠山,斩左派趁虚而入也算在预料之内。藤原一党蛰伏多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此次日轮山城出现中原门派弟子,而剑魔东洋弟子又在此时被杀害,这对一刀流等人而言是挑起事端的绝佳时机!

“眼下中原之乱一切矛头均指向谢云流,他联合废帝打算东山再起之由顺理成章。”但剑魔弟子接连受损,二人之间定有嫌隙,是挂羊头卖狗肉也不无可能…裴元话还未毕,只听破空音倏然而至,竟是摘叶飞花之技!裴元堪堪避过,随后两声惊呼响起。

“裴叔叔!”

“师父!”

○´3`●´3`○´3`●´3`○´3`●○´3`●´3`○´3`●´3`○´3`●
在山里窝着写生许久快长成板蓝根了……每天上山下山走铁路,下坡的时候我室友蹲着滑下来结果腿骨严重骨折…只连着三分之一。好好一个人转眼就进医院了,真是世事无常,祸从天来。
裴师兄和洛师兄两个人见面是看不对眼的_(:_」∠)_我本来想发完整的,但不知道接下来怎么样还是先发的好。

评论(9)

热度(13)